车评网|驭动汽车
车评首页 > 资讯 > 行业 > 从设计师眼中看未来,走进上汽通用汽车泛亚汽车技术中心设计部

从设计师眼中看未来,走进上汽通用汽车泛亚汽车技术中心设计部

从设计师眼中看未来,走进上汽通用汽车泛亚汽车技术中心设计部

车评网|驭动汽车 编辑:张默涵 类型:行业 2020-09-30 11:30
  2020年9月28日,ams驭动汽车《汽车博览》受邀参加别克新能源概念车Electra品鉴会,期间ams驭动汽车《汽车博览》参与访谈了上汽通用汽车泛亚汽车技术中心设计部执行副总监曹敏,上汽通用汽车泛亚汽车技术中心设计部前瞻及创新设计总监Randy Rordriguez,上汽通用汽车泛亚汽车技术中心设计部前瞻创意及设计高级经理贾伟平,并就市场、未来产品规划进行了提问。以下是访谈速记:
从设计师眼中看未来,走进上汽通用汽车泛亚汽车技术中心设计部
  

       问:别克在1959年推出了旗舰车型Buick Electra,凭借夸张前卫的造型艳惊四座,成为别克三盾徽标的永恒组成。时隔61年之后,别克为什么以有着未来电动设计理念的概念车再次引用这个名字?在设计方面有没有什么考量,中间有没有关联?

 

       曹敏:Electra在别克历史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名字,在当年等于是新开了一条产品线。今天用这个名字也代表了别克对这台概念车给予的厚望。在别克Electra车身上,大家可以看到设计语言、外形型态,以及一些处理的方法和思路上开始发生转变,这对于别克品牌来说是迈向未来的很重要的一步。别克Electra,简洁优雅,凸显超越时代的设计语言。

        

       问:概念车传统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但电动化最近几年才开始,电动化、智能化之后,这些元素和概念车的结合有没有具体体现在哪些事例?比如说车上的哪些功能是因电动化而改变了?

 

       曹敏:电动化、智能化,是未来发展的方向,我们作为设计师必定要通过设计来把这条路走通。从别克车型设计来说,势必有很多变化发生。因为车身架构的不同,实现功能方式的不同,然后时代背景不同,选择也会相应不同。大家今天看到进气格栅,会联想到是不是会跟非电动车有关系,但像这样的元素在车身上的意义发生了改变,看上去像格栅,其实起到的是导流作用。从形体语言上,还要考虑品牌元素的延续性和优雅基因的传承。可以看到现在的智能汽车,在内饰有很大改变,有的做特别多的屏幕来体现出科技感,让消费者觉得能力很强、设计很多。别克的设计思路是说,消费者有更多的场景、有更多功能的需求,但智能化设计并不一定要把这一切东西都堆砌到你面前,别克要用更加简洁、自然的方式,让驾乘者感觉自然而然完成场景功能需求,延续别克人性化设计、优雅的基因,在座舱优雅的环境中做各种事情,包括物理上的空间也可以释放出来。

    

       问:有些友商会堆很多屏幕去加强智能科技感,别克品牌是怎么考虑类似于像特斯拉一样简洁或者像别的品牌堆砌很多,怎么理解未来人机交互?现在很多车企把语音作为一种功能性加到车里面,但是未来语音是一个基础功能,它是一种必备的交互方式,别克怎么考虑这一块?

 

       曹敏:我们以概念车论概念车,现在所有企业都在一个新的起跑线上。在以电动化为前提,以数字化能力为支撑的智能科技时代,所有的企业都在做不同的尝试,无论是很多屏、很大屏或其它形式,几乎能想象得到的汽车企业都在尝试。但不论怎么尝试,别克觉得最核心还是用户体验。在别克Electra概念车上,别克想通过比较极致的方式来表达对未来的创想。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以后就没有屏,没有变化,它代表了别克的一种设计思路,就是说,别克不希望客户被科技打扰,而希望能够提供无论是视觉体验,还是功能体验,都是一种非常随性、很自然的座舱空间。

 

       目前,别克Electra确实是把屏幕放到了比较大的尺寸。首先,大屏提供了一个虚拟世界的窗口。同时,我们还搭载了大尺寸的AR HUD,AR HUD实际上是在现实场景前面又叠了一层东西,开发与路面相关的场景功能,这个界面是有意义的,但是不能完全取代车机屏幕。其次就是交互体验,最重要的交互体验还是要自然,尽可能让车更智能一点,能够理解你想干嘛,能够少麻烦你。比如怎样通过语音唤出一些界面,或通过手势操纵或物理触屏来简化和优化准确性,不用让你说很多的话。这都是大家在不同的技术路径上进行尝试,通过这台概念车我们也想展示这样的理念。

 

       贾伟平:年轻设计师一直在想,以后难道就是大屏时代吗?难道内饰座舱就满是屏幕吗?即便是有旋钮,旋钮其实也会干扰到驾驶。在未来,语音确实应该是一个非常基础的功能,一定要强制车内搭载。这也是在设计别克Electra的时候,其实有一种反向思维,虽然有一个大屏,但清空了其他东西,不让科技去干扰驾驶的一种状况发生,所以别克Electra也是希望未来的使用场景能够更加随性自然。

    

       问:别克Electra虽然是概念车,但它拥有跨界轿跑造型,为什么会这样设计?以前我们发现通用旗下的品牌在纯电动车设计方面和传统燃油车相比没有体现太大的实际差异,别克在纯电动设计上将如何体现出自己的独特性,同时和雪佛兰品牌的电动车如何进行差异化设计?

 

       曹敏:现在电动车的设计有两种方式。一个是把经典车型拿出来做电动车,复刻以前的设计,比如捷豹E-TYPE,那是很好玩的事情,但受众比较小。别克这次用Electra这个名字,表达了别克对这台概念车的重视,希望它能够启迪未来别克对电动化、智能科技的发展方向,所以别克没有简单地去复刻过去Electra的造型。别克同样希望,当年Electra的惊艳在今天的别克Electra也会延续,启迪未来的精神不变。

 

       第二个问题,别克和雪佛兰有着不同的品牌定位,设计师会进行不一样的设计语言演绎。用概念车举例子,2016年和2017年,上汽通用汽车连续推了两台概念车,2016年的别克Velite,它变成今天的VELITE6;2017年的雪佛兰FNR-X,变成现在的畅巡。虽然没有完全再现概念车比例,但在设计语言上,其实还是走出完全不同的风格。别克更加优雅、动感,雪佛兰更加有肌肉感,更炫酷。再往前,比如说2015年推出的CHEVROLET-FNR,这是一台非常极致的车型,自动驾驶、轮毂电机,一米二高能坐六个人,那时是雪佛兰第一次提出梦创未来的全球口号,吸引年轻人,让年轻炫酷的感觉完全能够彰显出来,而当时别克刚刚亮相的全新Riviera非常优雅、简洁,两者之间有很大区别。

 

       第二,电动车跟燃油车要做多大的差异化,这完全是不同品牌自身的选择。比如有些友商,他们认为品牌的重要性是高于电动不电动这件事情,所以在主要的视觉元素上还是保留了品牌的基因。但也有一些品牌发生了比较大的改变,也许有不同的原因,也许这个品牌转向纯电动,以后跟燃油车没有关系,以后不需要再管家里有两种不同感觉的东西会不会对消费者产生困扰。对于别克来说还是拭目以待,将来别克会通过量产车把这个故事讲清楚,今天通过别克Electra概念车可以看到别克在设计语言上已经开始做一些新的尝试。

    

       问:目前来讲,泛亚设计体系和通用全球设计体系,他们之间是什么样配合关系,以及泛亚未来会对通用全球的设计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另一个问题,我们现在看到设计未来的趋势分为两个很不一样的方向,一种特别注重数字化创新,另外一种就是极其前卫,在这方面,别克品牌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曹敏:目前从定位来说,泛亚并没有什么改变,理论上双方母公司布置给泛亚的任务都要完成,但是核心的任务是保证上汽通用汽车的成功。GM全球以及上汽通用汽车本土项目泛亚都有。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随着整个行业的发展,随着通用体系内部的调整,泛亚现在已经成长为通用体系里面第二大的研发中心。泛亚确实承担着越来越多,一种是本土项目,针对中国本土化车型如别克GL8;一种就是全球项目,将来有机会会跟大家介绍。

 

       第二个问题,设计的方向确实很有意思。比如复古设计,比较早前的一波大概是出现在1999年、2000年左右,那时候新古典主义复兴流行,有很多美国设计师在推动,那个时候的概念车也确实有很多复古的语言。典型的像劳斯莱斯、MINI,都是用新古典主义,确实是经典车型的元素比较原汁原味的复刻,但不是简单复刻,在新架构、新比例、新形态上,用更加现代的技术来演绎,能够达到一个更高的高度。通用历史上也做过类似车型,但现在看不到强烈的完全复古的味道,现在很多经典元素大家试图把它提炼,然后用来作为设计的一种启发。如大家现在看到的双腰线,其实别克最早演绎在2007推出的“BUICK RIVIERA-别克未来”身上,很多经典车型上都能找到这样的设计元素,别克用全新的方式把它设计出来。现在的车型,对于别克来讲,不会直接去拿那些元素。现在的消费者要打动他,还是需要用新的东西打动他,即使是拿了某种经典元素,还是需要一种新的理念、模式、想法去演绎。

    

       问:别克Electra是泛亚主导的吗?

 

       曹敏:是由上汽通用汽车泛亚汽车技术中心主导、汇集通用汽车全球优势资源打造而成。  

  

       问:现在很多车企新能源电动车,他们会在交互式大灯上做很多文章,别克在这方面有什么想法吗?别克Electra运用的是传统元素的大灯,没有做得很花哨,是怎样考量的?

 

       曹敏:交互式大灯设计到底对于行人或者对于车型有什么样的现实意义,相信行业还在探索过程中。过去在灯上设计上更多展示的是一种能力,能够把灯的像素切到尽可能小,可以完美地避开对方的来车。今天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比较极致的可以把LED灯切的更小的情况,大家是在寻找更多的应用场景的这个过程中。类似概念其实别克在2018年推出的Enspire概念车也做过,通过头灯、尾灯、前格栅的演绎,希望跟行人做交互。别克Electra没有在这方面做过多的演绎。

 

       在中国,灯光是一个很重要元素,可能在别的国家还没有这么重视。别克Electra虽然在整个灯型上没有远离飞翼式形状,但是我们也通过组成灯光的元素以及灯光动效的方式,在传递更加智能化、更加数学美的感觉。包括从OLOID可展三维曲面获取灵感,这样一个曲线做旋转就会变成一个曲面,看到这个曲面的时候你并不知道它是怎么形成的,有些曲面是不能展开,比如说球面不能展成一张平的纸,但是这样一个面是可以展成平的面。别克尝试了这样的语言,呈现一种新的美学。

    

       问:在设计过程中,参数化设计现在各个车型里都在运用,而且每辆车型的表现方式都不太一样,有规律可循。在别克设计中有什么关于参数化设计的内容?

 

       曹敏:这就像当年尾鳍跟风流行到欧洲一样。近来,也有很多类型的元素在流行,像参数化从建筑领域而来。别克也研究了蛮久,在不同车子上也有应用,但不是目前的别克设计主题。建筑是由于参数化这样一种开发的工具,使很多不可能的型面变成可能。美学是新的东西,所以汽车开始用的话更多是作为新的一种装饰,可能最早是用在内饰上,后来在车灯、车身上面,都是穿了参数化这样一件衣服。它可以穿但也不指望非得穿它进入新时代。别克在参数化设计方面属于轻应用,在内饰方面用的比较多,比如2016年推出的概念车Velite,最新一代GL8 Avenir有两维,也有三维的表达,基本上是波浪的变形,包括四座版风格还挺不一样,四座版波浪的参数化有人说有点像拜占庭风格,当时没有这么想过,自然而然就做出来了。

    

       贾伟平:其实参数化设计年轻设计师非常感兴趣,它实际上是一种有机体的数字化表达。在传统生产工艺里,没有办法去表达这样的有机体,所以引入了参数化设计。参数化设计对概念车设计来说会有可能,但怎么去用、怎么去做这件事情,在设计过程中很有挑战。比如说制作的人,他是不是有这样的想法,然后用什么样的工具来打造这样的参数化的设计,是用软件,还是用手一根一根的去调,形成一种伪参数化的效果?但终究还是想通过参数化表达,实现不同的设计语言。

    

       问:别克在设计别克Electra的时候肯定是要把它往量产车方向去做,但是其实有很多时候,我们发现量产车上面运用到的概念车元素非常少,这怎么去平衡?很多概念车很好看或者挺酷,但是为什么运用不了到产品车上?

 

       曹敏:先说一个案例,别克2019年推出的GL8Avenir概念车就是今年推出的GL8四座版,跟当时的概念版并没有差太多。您说的这个话题有两层意思,第一层,关于概念本身,GL8四座版这个概念最核心是空间概念,把三排改成两排,这是它最重要的一个点。我们等于找到了这样一个点并通过设计手法,把整个豪华程度上升到了目标群期望的程度,所以这个概念成功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为了后续的量产,也做了很多预演,有很多座椅的功能以及一些布置研究,其实在做概念车的时已经完成了,所以也能够非常快的把这个概念推到产品上去。

 

       第二层,有些概念的实现可能确实是需要有很大的技术突破才能实现,比如雪佛兰CHEVROLET-FNR概念车,要实现这么1米二这么矮的车身,首先电池特别薄,其次悬架还不能在车里面,所以当时就做了轮毂电机,悬架发动机轮子是一体的,所以车子才能够降这么低,才能够把前后都打通,才能够在不到五米的长度里面塞下六个人。这个概念是想要讨论将来的一种高速自动驾驶概念,是一个个人的空间,这样可能对技术的挑战就比较大。概念车的概念如何跟产品之间的平衡,从设计来说,没有太大的差异,因为要把概念车做出来也有工程问题要解决,并不比做一个产品车省力,它们类型可能不太一样,但是最终设计的挑战还是一样。别克做任何一台概念车,是希望至少某一部分元素能够影响到产品,至少某一部分能够尽快地让消费者对品牌产生有意义的帮助。

    

       贾伟平:还有一点,我们经常在想,实际上概念车这个东西是一个方向,每个人的人生目标都有一个方向,无论你是否达到了那个方向,总归要给自己设定一个。作为企业来说,概念车不光是为消费者去设定,实际上也为企业内部去展示未来的目标。

    

       问:当您看自己曾经设计的概念车有着什么样的感受?

 

       曹敏:当时要是再改改就好了(笑)。泛亚有一个陈列室,放着曾经做过的许多概念车。泛亚第一台概念车叫麒麟,这个车已经不存在了。当时它的框架车身用的是复合材料,概念出发点就是要做一个低成本的车,那是1999年,老百姓买不起一台很贵的车。1999年在上海车展发布后,大家觉得麒麟应该去量产,去做分析,就被运到了英国做了一次碰撞实验,然后就粉碎了,所以泛亚第一台概念车麒麟再也看不到了,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但它的概念没有死,后来进入市场的赛欧是国内第一台10万元家轿,大家也见证了它的实力。

 

       概念车泛亚做了很多,还有一台是2007年推出的“BUICK RIVIERA-别克未来”概念车,在本人职业生涯当中也是很重要的一台车,因为之前的概念车都作为练习项目挂的是泛亚牌,那时别克正在设计下一代的语言,也就是设计语言的切换。当我们设计 “BUICK RIVIERA-别克未来”全球下一代别克语言的时候,年轻化、个人化是一个趋势,我们运用了这样的设计语言并在后来君越产品车身上体现了出来。“BUICK RIVIERA-别克未来”是泛亚设计的概念车第一次挂上别克的标,是中国人第一次做全球品牌的概念车拿到全球给大家看,是中国设计团队第一次走出国门。“BUICK RIVIERA-别克未来”名称后面放了“别克未来”,是认为它代表了别克的未来,名称取RIVIERA是因为有点谐音,意味着我们对别克将来的一种想法。

 

       放到北美展台上给观众看,得到了很多好评,包括有很多名人比如霍利菲尔德,。还有一个北美的老爷爷说这个很好,应该生产拿到我们这里来卖,北美参展那次对我们团队都是一个信心的提升。伴随着做概念车,实际上是让泛亚整个团队的设计能力得到了很大成长。泛亚通过概念车锻炼了团队,概念车的一些东西也影响了产品车,就像刚才说的GL8 四座版这样的概念车得到了市场非常好的反馈,上市当天晚上就有人给团队领导打了电话说要订四台。所以对于泛亚来说概念车肯定会继续做,并会随着业务的发展出现不同的作品。

 

       问:别克Electra由泛亚主导设计是不是说,在设计它的时候会更多考虑中国市场,而不是海外市场因素,不管是科技趋势的运用也好或者是审美上的运用也好,在你们做概念车的时候有考虑中国市场的元素吗?

 

       曹敏:没有。泛亚虽然立足中国本土市场,但一直是一个国际化运作的团队,是通用全球设计体系的一个部分。泛亚从立项到做项目的方式,首先不会自我局限说一定要针对中国市场怎样,除非这个项目就是中国本土项目,比如别克GL8完全就是中国本土项目。但是像别克Electra这样的全球概念车,它是对别克未来的思考,什么是对别克未来合适的方向,这是设计师要考虑的。我们不会把它一定局限在中国,中国能接受,美国不能接受,凡是符合用户预期和体验的,应该讲对大家都是合适的。

别克
概念车
编辑:张默涵
0
0
0
京ICP备:05067646  |  京公网安备:1101055366  |  Copyright© 2005-2016  |  www.cheping.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车评网|驭动汽车  版权所有

×
登陆    未注册账号,请 注册

用户名/手机号

密码

 下次自动登录